追蹤
薄櫻鬼~十鬼之絆
關於部落格
薄櫻鬼總司+十鬼之絆秦~
  • 149715

    累積人氣

  • 3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バレンタイン限定]沖田太太的第三個煩惱"激H‧慎入

沖田のお嫁さんは困ってる
 
 
 
()
 
沖田太太正在煩惱。
 
成為沖田太太不超過幾個小時,她就已經惹老公生氣了。
 
總司背對著她,無論千鶴怎麼喊,說什麼也不回頭,根本就是總司式的鬧脾氣。
 
原本應該是夫婦最甜蜜的新婚之夜,現在竟然搞成這樣,千鶴覺得很後悔,但是心底卻又鬆了一口氣,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有肌膚之親的夫婦關係。
 
不過要是總司因此再也不碰她,千鶴又覺得寂寞難耐…
 
她想要總司抱抱,可是是最普通的那種,溫柔的擁抱…
 
如果可以,千鶴還是希望繼續維持原本的關係,因為她很害怕,一旦兩人突破最後的防線,就好像永遠都無法回到從前似的。
 
男女之間的結合對千鶴來說,是道無法跨越的高牆,她不知道越過這道線之後,兩人的關係究竟會變成怎樣,高牆的對面,就像是千鶴遙不可及的世界…
 
「いつものその触り方じゃだめですか・・・?(像平常那樣不行嗎?一,一定要…做…那種事情嗎?」千鶴膽怯地問道。
 
總司大嘆一口氣。
 
他終於從被團裡爬起身,兩人面對面端正而坐。
 
「もういいよ・・・そんな顔しないで、僕が悪かったから。(好了,是我不好,別露出那種表情…)」總司說。
 
千鶴聽出他口氣中的無奈。
 
「君の困る顔も可愛いと思うけど・・・そこまで困らせるつもりはないから・・雖然看妳煩惱的模樣會覺得很可愛,不過我並不是真的要讓妳為難,如果妳不喜歡,那就別勉強了。
 
然後他舉高雙手,深了個懶腰,打著呵欠。
 
「もう遅いから、寝よう。(時候不早了,還是早點睡吧。)
 
說著,他正準備重新躺回被窩。
 
千鶴盯著他,內心很掙扎,最後終於忍不住問道:「・・・総司さんは平気なんですか?(…真的可以嗎?那個…如果是總司想的話…我,我其實…)
 
她越說越小聲,不停地交互搓揉著拇指尖。
 
總司停下動作,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正直いうと、君が嫌でも押し倒したいんだけど・・・(我老實說吧,就算妳不願意,我還是想要抱妳。)
 
他盯著千鶴,綠色的瞳孔中蘊藏的是壓抑許久的慾望。
 
明明是這麼相愛的兩人,總司渴望身體的契合也是理所當然,千鶴心底也是這麼期盼的,但是防線過後的恐懼卻又像黑暗一樣不停朝她襲來,令她卻步。
 
見千鶴如此不安,總司實在不捨,於是輕輕地撫上她的臉頰,柔聲地問道:どうして、僕との体の関係を拒むのか・・・理由聞かせていい?(告訴我,妳為什麼那麼抗拒“那種事情”呢?讓我聽聽理由好嗎?恩?)
 
「・・・分からない・・・なんだか・・総司さんが遠く行くような気がします・・・(這…我自己也不明白…我只是好害怕,感覺總司會離開我到遠方去一樣…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千鶴老實的說出內心的想法,說著說著哽咽了起來,一抬頭已經淚水汪汪。
 
總司用指尖溫柔地拭去她眼眶的淚,並擠出一道苦笑。
 
「そうだね・・・僕がずっと不安な思いをさせてしまったね・・(說的也是呢,我啊,一定一直讓妳很沒安全感吧…)
 
他自己也很明白,由於身體的關係,總有一天將會丟下千鶴一個人離去,可能是幾年後,甚至是幾天後。他的身體就像是個不定時的炸彈,不斷的增加兩人的不安。
 
雖然嘴巴上不說,但是面對這個已經注定的結果,除了去承受之外,別無他法,畢竟現在才說要分開,那是不可能的。
 
「総司さんと離れたくありません・・・(總司,求求您,別離開我身邊好嗎?)
 
千鶴緊緊地抓住總司那雙溫熱的手。
 
「千鶴・・・」
 
總司於是將她擁入懷中,同樣語帶哽咽。「僕だって、離れたくない・・もっと君に触れたい・・・駄目?(我也不想離開妳啊,我好就這樣永遠地抱緊妳……難道不行嗎?)
 
「駄目って言っても、総司さんはいつも触れちゃんです・・(就算我說“不行”,總司一定不會聽的不是嗎?)
 
「それはそうだけど・・・でも今回はちゃんと聞くよ。君が嫌なら、これ以上身体を重ねない・・・君が思うとおり、ずっと側にいてあげるよ・・(這次不一樣,我尊重妳的意思。妳若是不喜歡,我發誓我絕對不會對妳那麼做……就按照妳所期望的方式,我會盡力給妳幸福,所以別怕了,好嗎?)
 
光是待在身邊,什麼都不能作的話,對總司來說是多麼的壓抑,但他似乎已經下定決心。
 
「総司さんはそれで十分ですか?(…真的可以嗎?總司覺得這樣就足夠了嗎?)
 
千鶴也知道這是明知故問,但是她還是想知道總司真正的想法,若總司是為了她而忍耐,那千鶴也不忍心讓自己的老公如此痛苦。
 
說實在的,要男人忍受自己心愛的女人在身邊卻連碰都碰不得的話,那簡直猶如身在地獄,什麼發作的痛苦都已經比不上,她會讓總司生不如死。
 
「ずっと思うんですけど・・・どうして愛してるなら、体を重ねるんですか?(總司,我一直在想,為什麼相愛的人到最後都要做“那種事情”呢?)
 
「知らない。(我不知道…)
 
「そ・・そんな・・(這,怎麼這樣說嘛…)
 
千鶴真的是搞不懂男人。
 
「きっと心まで繋ぎたいんなんじゃないかなぁ?身体を重ねて、愛してる人と一つになって、お互い求めるんだよ。(一定是希望連同彼此的心都合而為一,不是嗎?因為相愛,所以才渴望透過身體結合的唷…)
 
「総司さんは私と・・・一つになりたいんですか?(總司想…跟我結合嗎?)
 
「千鶴は僕と一つになりたくないの?(難道千鶴不願意?)」總司反問。
 
跟心愛的人「結合」指的就是這回事。
 
即使千鶴沒有經驗,好歹也是醫生的女兒,就算沒有人教她,對於那方面的認知還是有的,也就是說男人跟女人互相擁抱,然後將身體連繫在一起。
 
跟總司結合,透過性愛的行為,讓兩人的心意彼此相通…..
 
千鶴光是想像就已經害羞到滿臉通紅。
 
『この絆を形にしたい。互いを想い合うのが自然な関係なんだって定めたい(我希望用更實際的方式讓我們的關係更加確實……)
 
「僕は千鶴を抱きしめたい。(我想要千鶴的全部。)
 
總司開門見山的表明自己的慾望。
 
千鶴面臨抉擇,她是要繼續拒絕總司,讓兩人繼續保持以往的關係,還是要勇敢踏出第一步,將自己的一切交給總司呢?
 
面對總司熱情又迫切的懇求,沖田太太實在好煩惱。
 
最後……
 
「わ・・・わかりました。(我…我明白了。)
 
千鶴終於讓步了。
 
就算她再怎麼害怕發生關係,總司也不可能真的把她吃掉,何況她自己也不是那麼排斥被總司觸碰…
 
一切都是羞恥心在作祟。
 
「あ・・あの・・優しく・・・してください・・(那…那個,請,溫柔一點喔…)
 
千鶴越說越小聲。
 
「うん・・ありがとう・・大切にするから・・(恩,我會很溫柔的。)
 
總司得到許可,開心地摟緊千鶴,並用手輕輕抬起她的下巴…
 
千鶴微微地點點頭,表示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於是總司再一次輕柔地含住她的雙唇,這一次他的動作溫柔了許多,透過舌尖不斷的安撫千鶴的恐懼。
 
慢慢的…千鶴不再顫抖,緊緊地抓著總司的衣領…
 
她愛總司…
 
她愛他愛到不知道要怎麼宣洩這份感情。
 
但是現在除了順其自然之外,別無他法,於是她的舌頭不再被動的向後躲藏,而是主動的向前去奢求總司更多的愛撫。
 
兩人吻到無法自拔。
 
沖田太太的腦海中現在一片空白,她已經忘了自己在煩惱些什麼….
 
總司吻著她,一邊用手輕撫她的頭髮,一手環繞她的腰間,就怕一放手會失去她一般,不停的加重手臂的力道。
 
「総司さん・・・」
 
雙唇移開的瞬間,千鶴輕喊他的名
 
分開不到一秒,總司再度吻了上去,他用舌尖來回在千鶴的唇邊滑動,接著稍微拉開彼此的距離。
 
此刻,千鶴的臉紅得像顆熟透的蘋果。
 
她不好意思地想要隱藏自己的羞澀,忍不住向前輕啄總司的唇。
 
這是第一道心防解開的暗號…
 
───該進行下一步了…
 
總司這麼想著,於是伸手準備要解開千鶴的腰帶…
 
(待續つづ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