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薄櫻鬼~十鬼之絆
關於部落格
薄櫻鬼總司+十鬼之絆秦~
  • 149715

    累積人氣

  • 3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薄櫻凋犽鬼---《何去何從》

 
這是作為得到「菊一文字則宗」的代價,土方讓沖田24小時監視千鶴,到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
 
千鶴之所以被迫換穿男裝,她自己也要負點責任。山南敬助向八木家借來的女性和服她沒有一件合身,先不管身高太矮,胸前沒料才是主因,面對可疑人物當然沒有花錢替她治裝的道理,所以讓她換穿了八木家最小的孩子偽三郎的褲裙。
 
綁上馬尾的千鶴活像個古代小男孩,意外的非常適合,而且沒有任何違和感。
 
可能是不習慣裙褲的關係,千鶴總覺得哪裡不自在,她有好幾次都想站起來調整一下褲頭,但她現在可沒那個膽子。
 
沖田總司豪不避諱地在她面前亮出刀光。
 
閒著也是閒著,他現在正專心地在擦拭從近藤那裡A來的「菊一文字則宗」。
 
他一會兒拿起來丈量刀身的長度,一會兒又高舉,對那細膩的彎度發出驚嘆,不時不時地把玩著,非常愛不釋手。他的表情就像剛剛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樣,藏不住興奮與喜悅。
 
千鶴緊張兮兮的看著沖田,深怕他一時起興,會直接拿自己的身體來試試刀子是否鋒利,所以她一直戒備著。
 
「緊張しなくていいよ・・(別那麼緊張...)」
 
沖田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刀上,但敏感的他早就察覺到千鶴的視線。
 
抬起頭,沖田對她發出一笑,令千鶴全身發涼,立刻將頭低下去,不敢與沖田的眼神交會。
 
怎麼可能會不緊張呢?說到底之前主張要殺人滅口的人正是這個沖田總司。
 
八木邸已經沒有空位可以在容納一個人,更何況齋藤一馬上就要來與他們會合,趨時這棟柴房只會更加擁擠。
 
在加上他們也沒有任何義務要收留一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可疑人物。
 
『という訳で、死んで貰う仕方がないんだね(就是這樣,所以請妳去死吧)』
 
沖田順手抽出「菊一文字則宗」,他的刀尖就對準千鶴的咽喉不到一公分處。
 
這突來的舉動讓千鶴嚇的一動也不敢動。
 
『止めろう!総司!(別鬧了!)』一旁的近藤立刻喊話阻止他。
 
被近藤一罵,沖田吐了吐舌頭,乖乖的將刀子收回刀削裡去。不過剛剛握刀的觸感,更讓沖田肯定這是把好刀。
 
最後眾人決定先將她軟禁起來,以後再做處置。
 
『殺されずに済んでよかったね(撿回一條命了呢)』
 
沖田對她露出魅惑的一笑,又補了一句:『とりあえずだけど~(只不過是暫時的而已)』
 
『コイツの監視役はおめぇだ!総司!(你給我監視她)』土方對他下令到。
 
『へぇ?嫌ですよ!(我才不要呢)』沖田立刻拒絕。
 
他擺出厭惡的表情。
 
『その刀をあげた代わりだ!(這是交換那把刀的代價!)』
 
如果可以的話,千鶴真的很希望監視自己的人不要是沖田。
 
(他好恐怖…)
 
跟主張要殺掉自己的人獨處在房間內,任誰都無法保證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情,而且…他還那麼明目張膽的亮出刀子,千鶴實在是坐立難安,她很怕一個不小心,沖田手上的刀就會再度指向自己….
 
「もう近藤さんは殺さないと決めたから、安心して。(不用怕啦,近藤先生都說不殺妳了)」
 
沖田完成整備的動作,他終於將刀子緩緩地收回刀鞘中,這下子千鶴也鬆了一口氣,再怎麼說在狹小的房間內揮動刀子實在是太危險了。
 
「殺さない。(我不會下手的)」沖田微笑地向她保證。
 
….還真沒有說服力,千鶴心想。
 
那個笑容就像是裡頭藏了殺意一般,散發著令人毛骨悚然的陰森感。
 
「わ・・・私はどうなるんですか?(那個...你們打算把我怎麼樣?)」
 
千鶴鼓起勇氣問到。
 
「知らない(不知道)」
 
「そ・・そうですか・・(這...這樣阿...)」
 
果然是白問了,千鶴感到很沮喪。
 
她不知道自己還要被監禁多久,所有的問題她都已經據實以答,不過怎麼想都覺得穿越時空是件很荒唐的事情,連千鶴自己都不敢置信。
 
刀子擦完之後,沖田已經沒事可做,他閒得發慌,乾脆一手抱著頭,側著躺下身,甚至將眼睛閉起來。
 
(這樣好嗎?)
 
千鶴好納悶,監視她的人這麼毫無防備可以嗎?
 
或許這是桃走得好機會?不過要逃到哪裡去?
 
仔細一看,這個一握起刀就令人毛骨悚然的男人竟然也有這麼安詳的睡臉。
 
還挺可愛的嘛….
 
(真像個小孩子)
 
千鶴仔細的打量沖田,發現他真的長得很俊美,一點都不像歷史課本裡頭的那張莫名其妙的畫像。
 
沖田總司在一百多年後的未來可是個大名人,千鶴就算對歷史不了解,也曾經聽過這個劍術天才的大名,再說之前自家神社供奉的腰刀就也謠傳是沖田總司持有,現在人證物證擺在眼前,要是被隔壁的酒鬼知道,他不知道會有多興奮。
 
不過….要怎麼才能回平成去呢?
 
千鶴就連自己是怎麼來的都不知道,她只隱隱約約的記得生日的那天晚上,懸崖上的千年櫻開花了….然後就什麼也記不清楚,明明是三天前才剛發生的事情,記憶中卻像過了好幾百年一樣,令她的腦袋呈現一片模糊。
 
「薫兄さんはどうしたのかなぁ・・・(薰哥哥不知道怎麼樣了...)」千鶴喃喃自語。
 
如果這個時候有薰在就好了,從小到大千鶴的煩惱,全都是交給薰來解決,所以現在面臨困境,她真的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千鶴果然無法太認真的思考事情,她立刻覺得眼神開始疲倦,自從沖田睡著之後,她一度放心,讓自己也漸漸有了睡意。
 
於是她緩緩地闔上眼皮….
 
一段時間過後,千鶴睡夠了,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一看,差點沒被嚇死。
 
是沖田的笑容大特寫。
 
「お早う。(早安)」
 
千鶴嚇的恢復知覺,這才發現她不知道何時也已經倒臥在塌塌米上,沖田就躺在她旁邊。
 
「ご・・ごめんなさい!!私・・眠ってしまいました!!(抱歉...我睡著了..)」
 
千鶴連忙爬起身,誰知道她的手一碰上塌塌米,立刻感覺到有股濕黏的觸感從手心傳來,於是她低下頭看去…
 
塌塌米濕了一片。
 
是自己的唾液!!!她竟然睡著了之後還流了口水,如果她在警覺一點的話,應該也會發現還有一坨唾液到現在都還殘留在她嘴邊。
 
沖田見她驚慌失措的模樣,不禁覺得好笑。
 
「ね?殺されるかもしれないのに、良く眠れたね~(我說...妳還挺有膽的嘛,這種情況下竟然還睡得著?)」
 
沖田憋不住笑,他的肩膀不停地抖動。
 
千鶴覺得好丟臉,頓時紅了臉,不服氣的回道:「わ・・笑うことないでしょう・・・(用不著笑成這樣吧?)」
 
「ふうん~(恩?)」
 
「な・・なに?(怎..怎麼了?)」
 
千鶴發現沖田正用那對漂亮的綠色眼眸在凝視自己,可能是因為太靠近的關係,她顯得有些害羞,不與他對看還好,一但對上那深邃的眼神,彷彿會被吸進去一般。
 
「君・・面白いね・・(妳真有趣)」
 
沖田突來的發言令千鶴一愣。
 
他這是在說笑嗎?千鶴不敢肯定。
 
接著沖田伸出手,他輕輕抬起千鶴的下巴,把臉又更靠了過去,千鶴緊張到呼吸都要停止了。
 
「・・・全然女の子に見えないなぁ・・(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女孩子...)」
 
此時他的視線落在千鶴的胸前。
 
「!?ど・・どこを見てるんですか?(你...你在看哪裡!!)」

這簡直是天大的侮辱,千鶴這下子忍無可忍,她不知道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竟然用力的揮開沖田的手,接著快速的爬起身,拉開與沖田之間的距離,雙手護著自己扁平的胸部。
 
「あ~ははははは~~本当に面白いなぁ!(哈哈哈,笑死我了!!)」
 
沖田笑到眼淚都要噴出來了。
 
「そこを隠すより・・・本当君は自分の立場全然わからないね~(比起這個...妳似乎還不明白自己的處境噎?)」
 
「立場?」
 
「そう~一応君は潜入者だし、見逃す訳にはいかないから、僕はさっさと斬ったほうしか思えないけど。(嘛~再怎麼說妳可是可疑人物唷,妳敢亂來的話我就殺了妳?)」
 
「わ・・分かってます。(我不會亂來的...)」
 
千鶴當然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很危險,一個不小心,眼前的男人說不定就會殺掉自己。
 
「大人しくしたら、殺さない。(恩~乖乖的,我就不殺妳。)」
 
沖田再度伸手觸摸千鶴,既然他醜話都說在前面了,千鶴這回當然乖乖的一動也不動,任由他上下其手,玩弄自己的臉頰,就連沖田故意用力捏住她嘴邊的皮肉,千鶴也不敢吭一聲。
 
(楽しい・・・・)※真好玩...
 
想不到她是這麼聽話的孩子,沖田感到很意外,剛剛的話其實並不是認真的,百分之九十帶著恐嚇的意味,他只是想要繼續看她受驚嚇的表情而已,或是想要試試她驚嚇到某種程度之後,會做出什麼舉動。
 
見到千鶴恐懼與忍耐的表情凝聚在臉上,沖田真是百看不厭。
 
暫時不會無聊了,沖田不由得這樣想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