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薄櫻鬼~十鬼之絆
關於部落格
薄櫻鬼總司+十鬼之絆秦~
  • 1487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薄櫻鬼—沖千》葬花(一)修訂版Vol.4

 

慶应三年一月,京都還飄著細雪。

新選組一番組組長沖田總司因為得了風寒臥病在床。

連續好幾天高燒不退,土方因此對他下了禁足令。

寂靜的夜裡,他的肺部彷彿烈火竄燒,炙熱的溫度讓他咽喉乾澀,眼眶因生理反應而泛淚。

即使是冷風颼颼透入他的身心,仍痛苦不堪地於額頭冒出一顆顆細小的汗珠。

一連串止不住的乾咳隨之發生———

「哈……咳…咳…嘔———!」

大量的鮮血從嘴角溢出,沖田瞪著逐漸被鮮血染紅的被單,驚覺自己咳血的週期越來越短暫了。

這次的病,雖然他對外宣稱只是感冒,但事實上卻是幾乎要讓他絕望的死病——“肺癆”。

從松本醫生口中得知此病時,他還有點不相信,但隨著身體日漸衰落,他開始有了將死的預感。

若想要活得長久,就必須立即離開新選組到空氣清靜的地方專心養病,然而新選組就是他存在的一切,一旦沒了新選組,那活再久都是毫無意義的。

一想到這裡,他拼命地伸手朝床頭撈來愛刀,就像害怕著失去一切似的緊緊抱在懷中。

「……我還能…戰鬥…」

不斷的替自己洗腦,為了證明自己還有能力,他使盡力氣握著刀鞘。

最後,他因為吐血過後體力不支暈厥過去。

隔天早晨,他被鳥叫聲驚醒,緩緩地張開眼。

看見從障子的隙縫中透入的日光後,終於鬆了一口氣。

———原來我還活著……。

他低頭看見自己全身是汗,從床單與睡衣上沾滿的血跡推斷,昨晚失去意識之後肯定又咳了不少。

為了掩滅證據,他隨即找了件全新的衣服換上,將沾血的床單與睡衣捲成一團,未沾血跡的部分朝上,帶著它躡手躡腳地離開房間。

趁著早上大家都忙於隊務時,他趕緊到井邊把血跡弄掉,再將被單與衣服混入要洗的桶子裡,接著來到澡堂,利用沖涼去除身上的血味。

沐浴完畢,他頂著半乾的濕髮,就坐在西本院寺佛堂前的階梯上吹風。

———果然心情舒暢許多了。

「沖田先生!怎麼又沒弄乾頭髮就出來了呢?」

「啊───!住、住手啊!  小千鶴,妳為什麼這麼粗魯!!」

「還說呢,這樣下去感冒不會好的喔?」

「哎,妳怎麼越來越像土方先生一樣了?當心以後變成老媽子喔?」沖田雖然嘴上抱怨,卻沒阻止千鶴替自己擦頭。

「昨晚…沒事吧?」

她昨晚經過沖田的房門時,無意間聽到裡頭傳來乾咳聲。

「啊啊,這不是好好的?」沖田瞞著她咳血的事情,又說「對了,妳打掃完了嗎?」

「是,就在剛剛已經結束了。」

「這樣,那妳今天沒事情囉?」

「呃,目前為止是的…不過接下來要幫土方先生整理───」

「那好!」打斷她,沖田一把搶回毛巾,往脖子上一掛,從梯子上跳起。

「等、等一下,沖田先生,頭髮還沒乾────!」

「哎,別管頭髮了,陪我練劍吧!」

「呃?我嗎?」千鶴顯得很錯愕。

「有什麼辦法?誰讓土方先生不許我去道場,但是不練劍我渾身不對勁,妳既然沒事的話就陪陪我吧!  放心,我會手下留情的。」

「呃…問題不是那個…」千鶴猶豫了一會兒,正色地問:「那個………真的不要緊嗎?」

「嗯!」沖田給了一個安心的微笑。「放心吧,如果土方先生又來指使妳,我會幫妳趕走他的。」

「……不、不是的,我是擔心沖田先生的身體……還有,土方先生他───」

「唉、妳們一個個都把我當病人,我才沒有妳們想像的那麼弱呢!」

沖田試著做了幾個伸展想證明自己沒有問題,但千鶴仍舊擔憂。

「真───的啦!」他用手指輕彈了千鶴的眉心。

「……真的沒有勉強自己嗎?如、如果覺得不舒服,就要馬上停止喔?」

「當然。  啊?還不相信嗎?不然我們打勾勾?」

千鶴實在拿他沒辦法,嘆氣道:「……我、我明白了!但是先把頭髮───」

「太好了!」沖田大呼萬歲,拉起千鶴纖細的手腕往道場跑去。

「沖、沖田先生,頭髮還沒────呃!」千鶴咬到了舌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