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櫻鬼~十鬼之絆

關於部落格
薄櫻鬼總司+十鬼之絆秦~
  • 1444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薄櫻鬼—沖千》葬花(六)修訂版Vol.4

伊東的離隊重挫了新選組的士氣,人手不足的問題更不用說,近來動盪不安的局勢更讓土方心煩。

土方每日為了重振新選組而奔波,搞的焦頭爛爾,房內的燈火至深夜還未熄掉。

千鶴無法幫上忙,只能比以前更加努力幫忙雜務,好讓幹部們能專心忙於眼前的工作。不僅三餐包辦,還兼洗衣服加整理用具,千鶴盡量讓自己沒有一刻是閒著的。

好不容易忙到半夜,她還剩下最後的工作。

向山崎領來藥包後來到廚房耐心地熬煮成湯藥,很快的藥水滾燙,千鶴從袖中取出裝有金平糖的小包裹。如果放太多可能會影響藥效,所以她只放了一顆。即使知道僅僅一顆的甜度根本於事無補,但就算只有一丁點,對沖田來說就像可以鼓起勇氣挑戰苦藥的魔法。

端著湯藥前往後院的途中,她經過土方的房間,從門縫中看見土方埋頭苦幹的身影。

…希望土方先生不要太過操勞才好,她想說回頭順便幫他泡杯提神茶。

「啊勒?小千鶴,妳鬼鬼祟祟在這裡做什麼?」

「沖、沖田先生!!」回頭一看,穿著寝巻的沖田就站在身後。

「哦?土方先生這麼晚了還在工作啊…」沖田也從門縫中偷看土方。

「沖、沖田先生才是,天氣這麼冷,為什麼還從被窩出來───」

「噁…妳手上端的什麼東西,怎麼這麼臭?難不成又是要給我吃的藥嗎?這麼苦的東西妳居然想讓我吃下去,簡直比鬼之副長還壞心呢!」

「怎、怎麼這樣說… 松本醫生說一定要吃…」

「才不要呢!那好苦…」沖田吐了吐舌頭。

「良、良藥苦口…不、不吃藥的話,身體不會好的喔?」千鶴苦口婆心的勸他。

…反正我都要死了…,沖田噘起嘴在心裡抱怨,這話他可不敢讓千鶴聽到。

「只要好好吃藥,沖田先生一定能好起來的!」

「哎?連醫生都不敢保證了,就憑妳說好就會好嗎?」

「沖田先生一定會好起來的!!至、至少,我是這樣相信的。只要按時吃藥,隨時保持清潔,安靜調養的話,絕──對,會好的!」

「……真是敗給妳了。哎,如果我再拒絕的話,成天都要聽妳碎碎念,妳啊,簡直比土方先生還煩人…」

拗不過千鶴,沖田舉雙手投降了,伸手接過她手上的湯藥,轉身回房去。

千鶴望著沖田蹣跚的背影,跟當時在池田屋裡保護自己時相比,顯得消瘦了好多…

一邊走著沖田不由自主抬頭望著也空中的明月。

「啊啊,今天,是滿月呢…」

皎潔的月光在沖田的臉龐渲染開來,千鶴感覺他彷彿要消失在這道光中般───

…不要走…!她不由自主伸手抓了他的衣袖。

「怎麼了?」

「不、不…沒、沒什麼!!」千鶴趕緊鬆手。

「嗯?該不會是月光太美了,害妳感傷起來了?真是傻瓜…,沒事的話妳也去睡吧,這藥……我會吃的。」

沖田輕撫她的頭後端著藥進房,但千緊跟在後頭。

「……那個。」

「會、會打擾你嗎?」千鶴明顯不肯離去。

───聽好了無論如何都要盯著總司把藥吃下去,今早土方如此囑咐到。

沖田大概也想的到又是土方的命令,只得聳聳肩隨她去了。

他們面對而坐,沖田端起藥碗,用湯匙舀了一口,湊近嘴邊,濃郁的藥味撲鼻而來,令他遲遲沒有動作。

「我說……這藥太燙,還是等會再吃,妳就先去休息吧……」

正想放棄時,千鶴突然靠上前,呼───,輕輕地替他吹涼藥湯。

「好了,這樣就不燙了。」千鶴微笑地說道。

「…………」

沖田瞪著她,又瞪著手中的藥湯,頓時覺得兩者皆很可惡。

不過他隨即想到了好主意,將湯匙交到千鶴手上後,

張開口,「啊───!」

千鶴馬上就明白他的意思,頓時覺得困擾並感到十分害羞。

「怎麼了?妳不是巴不得我把藥吃下去嗎?」

「我、我知道了……」

千鶴接過湯匙,又重新舀了一小匙藥,輕輕地吹涼。

因為顫抖的關係,部分都從湯匙邊緣溢出,最後送至沖田嘴邊時只剩下一點點。

沖田笑嘻嘻地看著千鶴,牽起她的手讓湯匙往嘴裡送,低下頭時鮮長的睫毛輕輕刷過她的拇指。

千鶴紅著臉忍著搔癢耐心地等他飲完後,又從新舀了一小匙再度送至他嘴邊。

「……苦…苦嗎?」想也知道是明知故問。

「恩……」沖田靠著觀看她的反應,以及苦澀的藥水中隱約參雜的金平糖的甜味,讓他暫且忘記苦味,將那碗噁心的藥湯全喝完了。

只是飲用過後,那道噁心的藥味在嘴中擴散,間接影響他的情緒。

「好了,藥已經喝了,這下滿意了嗎?」

「是,這樣土方先生就會放心了。」

千鶴雖是無心的,但聽見土方先生四個字,沖田不知為何覺得胸口有些絞痛。

「那就別妨礙我休息了,妳也快點回去吧,不是還要給土‧方‧先‧生‧送茶嗎?」

「那個、等沖田先生睡著了我就出去。」

她強迫沖田躺入被窩,人就守在床邊,當真不離去。

「我說妳啊,想玩病人遊戲也要有點分寸,是誰說妳可以整晚不睡覺待在我這的?」

「啊,呃…抱歉,因為是土方先生的命令,而且沖田先生到晚上會咳得很厲害…我……」

「別找藉口了,我現在命令妳去睡覺!再不聽話,當心我殺了妳喔!」

「沖田先生睡了之後我就出去!」

看樣子她對沖田的威脅早已免疫,甚至會頂嘴了。

「…隨便妳!」沖田用力將棉被蓋上,不肯再出聲。

不曉得過了多久,沖田感到身子越來越沉,感覺好像被鬼壓床似的,令他無法動彈。

掀開棉被一看,才知道是千鶴壓在他身上的關係。

「…我是妳的枕頭嗎?……喂,小千鶴!快起來,這樣會著涼的,要睡回自己的房間去睡啊!」

但是不論沖田怎麼搖,千鶴依然睡的很沉。

───可能是一整天做家事累壞了吧……。

不得已,沖田呼聲叫來山崎。

「你給我想想辦法。」他命令道。

山崎跟著嘆氣,彎身推著千鶴,喊著:「雪村,快點起來。」

千鶴還是不醒。

「沒辦法了……,嘿咻…」山崎一把抱起熟睡的千鶴,打算帶她回房。

他的手才剛繞過千鶴的腰際,眼前突然強光一閃,鋒利的刀尖指向他的眉間。

沖田不知道靠哪來的力氣抽出愛刀,整個人殺氣騰騰。

「……山崎君…你幹甚麼!」

「…這是才是我想說的話!沖田組長!」

把山崎轟出去之後,沖田將自己的床讓給千鶴,輕輕替遞她蓋上棉被。

坐於床邊欣賞她的睡顏,情不自禁地撥開她的前髮,好讓可愛的表情全盡收眼底。

此刻他臉上掛著的是自己也不曾知道的溫柔微笑。

「沖…沖田先生………」熟睡中的千鶴囁嚅著自己的名字。

「哦?連作夢都夢到我啊?究竟是什麼夢呢?是說,這樣根本就反過來了啊,到底誰才是病患啊?」

真拿妳沒辦法,沖田苦笑。

將身體向前傾,勾起耳根的髮絲柔聲呢喃───今晚乖乖的睡吧,晚安…千鶴…

吹熄燈,沖田離開自己的房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