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櫻鬼~十鬼之絆

關於部落格
薄櫻鬼總司+十鬼之絆秦~
  • 1444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薄櫻鬼--沖千》不能說的秘密—この秘密はまだ知られていません(三)

 

不能說的秘密この秘密はまだ知られていません
 
 
 
 
 
艷陽高掛,新選組的人們紛紛起床盥洗。
 
千鶴特地避開他人,從庭院的小徑繞回自己的房間。稍作整頓之後,才又若無其事地從房內出來,假裝自己才剛睡醒。
 
她正準備前往大廳與大家一起用餐。
 
迎面而來的是原田與平助。
 
お早うございます。原田さん、平助君。(原田先生,平助,早安。)
 
よ!千鶴!元気?(早啊!千鶴還真有精神呢!)
 
はい!お蔭様です!(恩,多虧大家了)」千鶴精神飽滿地應著。
 
這時,沖田也梳洗完畢,正從另一頭的走廊繞往大廳。
 
千鶴見著他,從容不迫地向他問好:
お早うございます・・沖田さん・・(早安沖田先生。)
 
而沖田也假裝沒事般,用一貫的笑容回應。
 
おはよう!千鶴ちゃん(早安~小千鶴)
 
沖田笑的糜爛,千鶴不禁臉紅。她很羞澀地給了沖田一個充滿愛意的表情。不過她真的隱藏的很好,一旁的原田跟平助絲毫察覺不出兩人之間的曖昧。
 
明明幾分鐘前,他們還在被窩裡打得火熱,現在卻可以跟普通人一樣自在的打招呼。就連沖田盯著眼前神態自若的千鶴,都驚嘆於她的演技。
 
———這女孩還真是天然的可怕…
 
不過沖田卻暗自得意,因為一到晚上這女孩不為人知的一面,只有他可以享受。想到這裡,沖田的內心就充滿優越感。
 
 
 
 
一如以往,大家有說有笑地一起用完朝食後,開始一整天的隊務。
 
晨間八時,日間巡查擔當的第一組跟第三組的成員們分別整裝完畢,並於大門前集合。
 
千鶴一直送著沖田來到集合處,當時齋藤正在欽點第三隊員的人數。千鶴拿來兩人的隊服,乖乖的站在一旁。她看著沖田坐在廊上彎身綁上草鞋,隨後他站起,並將武士刀插往腰間。
 
沖田與齋藤分別從千鶴手中接過隊服。
 
只見齋藤背對沖田很大動作地甩開隊服,動作極為瀟灑。隊服的下擺隨風揚起,像張窗簾般,遮去前方隊士們的視線。
 
同一時間,早一步穿上隊服的沖田,忽然趁千鶴不注意,偷偷地給了她一吻。
 
千鶴大驚。
 
待齋藤的隊服垂下之後,沖田已經放開她的嘴,笑容很調皮。
 
行って来ます!(我出門了)
 
千鶴也只能紅著臉,應道:「行ってらっしゃい・・(慢走)
 
うん!(恩!)
 
気をつけてね・・・(路上小心)
 
昼までには戻るから・・・ (中午前就會回來)
 
沖田一邊笑著,又將臉湊近她的耳邊。
 
千鶴反射性地躲開,她以為沖田又要親她。不過沖田沒有,對著她的耳跟柔聲地哄著:「いい子で待ってたら、今夜も・・・いっぱい褒めてあげるからさぁ・・(要乖乖的喔,這樣我晚上也會好好地獎・勵・妳・
 
・・・・・はい・・(……………好的。)
 
千鶴也乖巧地回答。
 
道別之後,沖田帶著第一組的隊士浩浩蕩蕩地出發巡邏去了。
 
 
 
 
送走沖田,千鶴又折回大廳。
 
近藤與土方兩人正在討論隊務,內容從組上的資金到組員的管制等等,無所不談。
 
「軍資金の件、これでいいなぁ・・・それと、この間の情報について・・・(資金的事就這麼辦吧還有就是關於先前的案子…)
 
「あの長州の武器の密輸の件かい?(你說長洲走私武器那事)
 
「あぁ・・もう山崎に調べて貰ったから・・・(對,我已派山崎去調查,到時候就會水落石出。)
 
 千鶴幫兩人準備熱茶,她可聽不來這麼難的談話。過程中她只是就默默地在待在一旁。
 
結束嚴肅的話題,近藤與土方開始閒聊起來。剛好原田結束自己的工作,也一併加入話題之中。
 
原田さんもどうぞ(原田先生,請用茶。)」千鶴遞上熱騰騰地茶。
 
お・ありがとう!(謝啦)
 
豪氣的原田接過杯子,他根本不懂得要細細品味。非常爽快地將熱茶一口灌下肚,然後他突然想起什麼似地,這麼說了:「あぁ・・・最近隊士の中で変な噂が流れてるんみてぇだね・・(土方先生聽說了嗎?最近組裡好像在流傳著什麼謠言……)
 
何の話?(謠言!?)」耳尖的土方對於“謠言”一直很敏感,不過他猜八九不離十一定是自己的壞話。
 
いや・・・なんだか、この数日間から、夜になったら、妙な鳴き声が聞こえてるような気がするって。(也沒什麼啦,好像是說一到晚上,就會聽到詭異的叫聲之類的……)
 
妙な鳴き声?(…詭異的叫聲?)
 
土方一臉疑惑,他與近藤兩人面面相聚。
 
原田又繼續說道:「話によると、幹部の部屋からの声だったけど・・・確かに総司の部屋かなぁ・・ああ俺もわかねぇや!(站崗的隊士說,晚上都會聽到怪聲,好像是從總司的房間傳出的,不過我也不是很清楚啦……)
 
千鶴聽到這裡,不禁抖了一下。她心裡很清楚,原田所說的聲音正是自己的呻吟。看樣子每夜頻繁地作愛,總有一天會形跡敗露。
 
総司の奴!まだ何か変な動物を飼ってるんじゃねぇか?この間も黒猫とか、俺の名を付けやがってたな!(總司那傢伙,這回又養了什麼怪東西了吧?他上次竟然擅自養了隻黑貓,還給祂起了我的名字…)
 
土方眉頭一皺,他一想起沖田的惡作劇,無名的一把火就要燃燒起來。
 
まあまあ~そんなに怒ることじゃないだろ?総司も動物が好きなら、それはいいことだと思う(阿歲何必這樣計較呢?總司喜歡動物是好事哪!)
 
一旁的近藤連忙安撫土方的情緒。
 
近藤さん!ここは新撰組の屯所だ!あいつ専用の動物園じゃねぇよ!(近藤先生,這裡可不是動物園啊!)
 
あぁ・・多少ネコとか、犬とか殖えてもいいじゃない?俺も犬なら、好きだなぁ!(哎呀!養隻狗或貓有什麼關係?我也挺喜歡狗的)
 
近藤呵呵地笑著,對他來說這些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瑣事。
 
近藤さんはドコまで総司に甘いんだよ!(近藤先生,你這樣會把總司給慣壞的!)
 
土方最受不了的並不是沖田在新選組中養動物,他氣的是沖田擅自給貓取了自己的名字,擺明著是在給他找麻煩。
 
そういえば総司のやつ、最近巡察の後、どこかによったみてぇなぁ!帰りはいつも遅い!(說到這個,總司這小子最近總是很晚回來都去幹什麼了?)
 
遊びにいったんじゃない?総司は子供だから!(他還是個孩子,去玩玩也無妨。)」近藤不以為然。
 
あれだよ!あれ!(一定是那個啦!)」原田忽然插了話,他舉起小拇指比了那個的動作。
 
おれ?って(那個,是什麼?)
 
土方倒是立刻就懂了,不過頭腦簡單的近藤似乎還不太明白。
 
女だよ!女に決まってるんだよ!俺、見ちまったんだ!すげえ綺麗な女だ(就是女人唄!我有看到,對方可是個美女呢!)」原田興奮地說著。
 
結果近藤一臉錯愕,他實在很難以置信
 
一旁的土方完全不意外,反而還說:「まぁ、あいつも22歳だから、好きな女一人や二人がいても不思議じゃねぇよ!(那小子也二十好幾了,有一兩個女人也算正常,沒什麼好奇怪的。)
 
なるほど!なるほど(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聽到沖田有了心上人的八卦,近藤忽然笑開懷。
 
そうか・・・総司も大人になったか・・(說的也是,總司也算個大人了。)
 
就在三個人有說有笑地談論沖田的八卦時,卻沒有人發現在一旁,有個人的行為突然變的很奇怪。
 
(待續つづ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