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薄櫻鬼~十鬼之絆
關於部落格
薄櫻鬼總司+十鬼之絆秦~
  • 1460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薄櫻鬼--沖千》不能說的秘密—この秘密はまだ知られていません(四)

 

不能說的秘密この秘密はまだ知られていません
 
 
 
 
 
近藤對於沖田有心上人一事格外開心。
 
他一直把沖田當成自己的弟弟愛護。當初上京參加浪士隊時他受到沖田的姊姊阿光之託,務必要照顧沖田。於是近藤自覺身負重任,說什麼都要好好關心一下這個沖田家唯一血脈的終身大事。
 
以往沖田只顧著練劍,也不愛上妓院找女人,對男女情事興趣缺缺。有一度近藤還懷疑他的性向。
 
所幸今天聽了原田所言,近藤整個大喜。於是他腦筋一轉,如此提議著:「よし!俺が縁談の話しに行こう!どこの娘なのか知ってるかい?(我決定了!我這就來去提親!你可知道是哪家的姑娘?)
 
そ・・そこまでは・・(不是很清楚…)
 
原田萬萬沒想到近藤居然認真了,還口口聲聲要去提親,於是他無奈的望了土方一眼。
 
不得已土方只好挺身而出,想要勸退近藤。
 
近藤さん、そこまでやらなくていいんだよ!総司のことなら、俺達は手出さないほうがいいんだ!(近藤先生,我看我們還是別管總司了吧?)
 
それはいかん!俺は直接総司に聞こう!(這怎麼成?這可是大事呐!我要直接去問總司。)
 
近藤實在固執的很,說什麼也要提親,土方跟原田完全勸不動他。
 
就在三個大男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講著沖田的八卦時,
 
突然,喀啷一聲。
 
大家回頭一看,原來是千鶴打翻了茶杯。
 
おい!千鶴!大丈夫か?(喂!千鶴,妳怎麼了?)
 
原田立刻喊住心不在焉的她。
 
結果這一喊,千鶴一時心驚,從塌塌米上跳起,右腳踢向一旁的茶壺,這回連茶壺也翻了。
 
裡頭浸泡的熱茶隨之流出,塌塌米濕了好大一塊。
 
ご・・ごめんなさい!!(對不起!)
 
千鶴嚇得驚慌失措,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那麼慌張。
 
お湯!危ない!(小心熱水!)
 
連土方也看不下去,急忙出手相救。不過他還是晚了一步,千鶴不小心踩上腳底熱茶,燙的哇哇叫。
 
あ・・熱い!!(好燙!!)
 
雪村君!落ち着いて!(雪村!冷靜點!)
 
三個大男人手忙腳亂。
 
原田趕緊將傾倒的茶壺擺正,情急之下脫了自己的小外套,拿來當抹布,當場就擦了起來。
 
好不容易,現場的慘狀被控制住了。
 
千鶴見自己失態,非常後悔。她實在沒有任何藉口,只能以土下座一次又一次地致歉。
 
本当に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でした・・・(實在是非常的抱歉…)
 
いやいや、ケガ大丈夫かい?(沒事!沒事!倒是妳有沒有受傷)
 
好好先生近藤立即安慰她,要她不要放在心上。
 
疲れてるんだったら、後の巡察は止めたほうがいい!(妳累的話,今天別出門了,好好休息吧!)
 
土方也說道。
 
可是千鶴馬上求他:「いいえ!巡察に同行させてください!(不!請務必讓我隨行……)
 
她非得一起出巡不可。
 
畢竟她最初是為了找尋自己的父親才會隻身來到京都,當然不可以放過任何機會,更別說是為了一時的失態而休息了。
 
這三個大男人不知道千鶴方才為何會心不在焉,土方甚至在反省會不會是讓她操勞過度。他很清楚千鶴是個任勞任怨的”幕末阿信”,就算她覺得累,也絕對不會說出來。
 
無理しねえんだよ!(別逞強了!)
 
む・・無理じゃない・・・です・・(我可以的請不要擔心)」千鶴尷尬地答道。
 
她心裡很清楚,當近藤提到要幫沖田提親時,她的內心就向受到撞擊一般,劇痛無比。只是這種原由,你要她怎麼說清楚。
 
總不能在這裡大方承認自己與沖田的關係吧?
 
既然千鶴那麼堅持,土方當然也沒再多加阻止,就任由她去了。
 
於是千鶴著手收拾自己製造的殘局。她跪在地上小心地拾起杯子,並用原田的衣服擦試著塌塌米,每一個步驟都絲毫不馬虎。過程中土方一直在觀察她的動作。
 
這個閱”女人”無數的土方歲三,忽然眼睛一亮,他從千鶴的態度上讀出她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因為千鶴一邊低頭嘆息,一臉哀怨地撿起茶杯的碎片的剎那,那表情活像是被男人拋棄後,心在刺痛的失戀女子。
 
———她什麼時後也有這種表情的?
 
土方覺得很納悶?想要再看個清楚時,千鶴已經起身離開大廳。
 
———該不會是打破東西在內疚吧?
 
土方立刻就抹去原先的想法,對他來說千鶴不過是個乳臭未乾,還未發育的小鬼,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女性化的表情呢?
 
這肯定是個誤會。
 
於是土方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千鶴退出大廳,她站在門前,整頓一下自己的情緒。剛剛那短短幾分鐘她的心情就像是在洗三溫暖一樣,先是擔心自己與沖田的事情會不會曝光,緊接著原田突來的爆料外加近藤的致命宣言,又令她措手不及。
 
千鶴感到心中莫名地刺痛。
 
———他是打算要拆散自己跟沖田嗎?
 
不過這也不能怪近藤,因為近藤壓根不知道她與沖田有一腿。
 
———如果老實跟近藤坦白的話,近藤會像剛剛那樣興奮的說要幫兩人舉行婚禮?還是說會大發雷霆立刻要兩人分手呢?
 
是說,跟沖田結婚…?
 
千鶴頓時滿臉通紅,結婚什麼的她想都還沒想過。她腦海中忽然浮現自己與沖田做夫妻交拜時的畫面,然後她開始心跳加速…
 
———好害羞!!
 
正當她陷入幻想的時後,平助的聲音從旁傳來,將她的思緒拉回現實。
 
お?千鶴?如何した?顔が赤いだぜ!熱なら、今日は休んだほうがいいぜ!(千鶴?妳的臉怎麼紅成這樣?該不會是發燒了吧?這樣的話今天別出門)
 
な・・なんでもない・・巡察よろしく!(沒什麼事請務必帶我一起)
 
千鶴連忙拍拍臉,揮去令人臉紅心跳的妄想。
 
最令她覺得丟臉的是,沖田都還沒有正式跟她求過婚,她卻早已經想那麼遠了。
 
不過回想剛剛的八卦,有件事還更讓千鶴耿耿於懷。
 
沖田明明口口聲聲說愛她,晚上也一直在做那擋事,不過假借巡察出去找女人的事情卻讓千鶴燃起怒火。
 
雖然她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就是氣不過。
 
———沖田さんを信じなきゃ!(我要相信沖田先生…)
 
她拼命地自我安慰,說服自己,沖田是真的愛她的。
 
 
 
 
沒多久,早上巡察的第一組跟第三組回來交班了。
 
只見齋藤正在跟平助確認相關交接事宜,而忙了一個早上的組員們也各自解散回房去。
 
從頭到尾沖田都不見蹤影。他並沒有跟著大家一起回來。
 
———沖田さんはちゃんと病院へいったのかなぁ・・・(不知道沖田先生有沒有好好得去看醫生…)
 
於是千鶴帶著忐忑不安的心,跟著平助一起上街巡察去了。
 
(待續つづ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