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櫻鬼~十鬼之絆

關於部落格
薄櫻鬼總司+十鬼之絆秦~
  • 1444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薄櫻鬼--沖千》不能說的秘密—この秘密はまだ知られていません(八)

 

不能說的秘密この秘密はまだ知られていません
 
 
 
 
兩人不歡而散。
 
沖田在氣頭上,完全沒有反省自己。他不覺得自己講話很過分,甚至沒想過言語對千鶴造成的傷害。
 
但這其實不能怪他。畢竟在遇見千鶴以前,沖田的思考就只有“劍道”跟“近藤勇”,他哪懂什麼叫作戀愛?
 
對沖田來說,他與千鶴再自然不過。他很理所當然的墜入愛河,就連情慾發洩也只是順其本能。
 
從小到大沖田幾乎是呼風喚雨,又被人稱為天才,大家高捧他,他沒有被人忤逆過。
 
千鶴的反抗令他很憤怒。沖田豈能料到千鶴竟是如此頑固。
 
重點是千鶴也太不給面子。
 
自己的女人竟然說不會愛上自己,這個不服輸的大男人怎能接受?他覺得他一手調教出來的女人要造反了。
 
 
 
 
夜裡,沖田端坐在被窩上,瞪著自己的房門。只是他等了半天,千鶴都沒有出現。
 
沖田開始焦躁。
 
秉持著男人的自尊,他打死也不去找千鶴,他不斷地在心裡咒罵。
 
———膽敢讓人久等,等會兒非給她一點教訓不可。
 
必須要讓她明白,誰才是老大。
 
然後沖田又等了幾個時辰,依然不見千鶴的蹤影。
 
 
 
 
另一方面,千鶴也在自己的房裡等著。她在等待沖田的到來。
 
她很清楚沖田的個性,她知道沖田靠的就是一張賤嘴。如果沖田還在乎自己,晚上親自來道歉的話,那她會安慰自己沖田只是在講氣話。
 
可是等了一夜,不要說是沖田,連個人影都沒有。這讓千鶴很心寒,她開始懷疑沖田的態度。
 
———沖田先生為什麼不來呢?
 
等了又等,盼了又盼。千鶴徹夜難眠。
 
直到第一道早晨的陽光照進千鶴的房間,她無奈地望著窗外,平常兩人一起看過的景象是多麼的甜蜜,現在卻是充滿無盡地空虛。
 
一瞬間,千鶴覺得自己好傻,原來她在沖田的心中是那麼的微乎其微。
 
她為了沖田,掏心掏肺,能給的全給了,甚至有想過要一輩子跟著沖田,即使身不由己,她也無怨無悔。
 
只是她的真心換來的卻是沖田的一句中傷,千鶴都替自己感到不值。
 
她不知道從今以後,該用什麼表情去面對沖田。
 
然而無法再繼續的戀愛,遠比單純的中傷,還讓千鶴更加難過。
 
事到如今,她才明白她對沖田的愛有多深。
 
 
 
 
今早氣氛,遠比昨日更加凝結。
 
大廳裡每個人都不吭一聲,低頭地吃著。
 
一整夜,沖田幾乎沒闔眼。他的氣色看起來很差,而且到了半夜他又忽然乾咳,到現在他的臉還些微地脹紅。
 
千鶴也是同樣憔悴,少了平時的朝氣。她神情鬱卒,縮在角落默默地替大家盛飯。
 
眼明人都看的出來這兩人之間絕對有詭異。
 
正當大家快吃完的時候,大廳外突然傳來近藤的笑聲,下一秒,近藤推開大廳的門,朝裡頭喊著:「おい!総司いるかい?(總司!總司在不在?)
 
「なんですか・・・?近藤さん・・・・!?(近藤師傅,什麼事?)
 
沖田整理自己的情緒,正準備用最燦爛的笑容與近藤打招呼,誰知道一抬起頭,見到近藤身後的人影,頓時僵住。
 
不只是沖田,所有人都呆了。
 
「おさん・・・(……阿雛姑娘)
 
沖田吃驚地喊出那人的名子,千鶴猛然回頭。一看,不正是昨天與沖田在一起的女性嗎?
 
「おう!総司の知り会いかい?(是你的朋友嗎?)
 
近藤明知故問,他的笑咪咪真的很耐人尋味。
 
「さっきからずっと屯所の外でうろうろ回って、声かけたら、総司に会いにきたそうだぞ!(剛剛我發現她一個人在外頭徘徊,一問之下,原來是我們總司的客人吶。)
 
「僕に・・・?(來找我?)
 
「あ・・あの、実は沖田さんは昨日家で・・・(這個其實是,沖田閣下昨日在自家的…………)
 
沖田忽然臉色大變。
 
「おさん!こっち!(阿雛姑娘,到這來說!)
 
他立刻起身,阻止她繼續講下去。
 
「近藤さん、ごめんなさい!ちょっと席を外します・・(抱歉,近藤師傅,請允許我離席一會兒)
 
說著,沖田就拉著阿雛離開大廳。
 
「かまわらん!ゆっくりでいいぞ!(喔!沒關係,你們去隔壁慢慢談。呵呵…)
 
近藤當然沒有阻止他的理由,反而樂見其成,甚至他心裡所想的全寫在臉上。
 
近藤似乎是非常肯定這個叫做阿雛的姑娘,就是沖田的心上人。
 
「それは昨日の美女じゃない?ほら、昨日お茶屋さんで会ったから、覚えてる?(她不是昨天的美女嗎?妳看,就是咱在茶坊街遇到的那個………)
 
平助一臉就認出來了,於是他迫不及待地向昨日也在場的千鶴確認。
 
恐怕新選組裡最唯恐天下不亂的兩個人就非平助跟近藤莫屬了。
 
千鶴被問到,也只能尷尬地答道:「え・・え・・(…)
 
她坐立難安。女人第六感告訴自己,這事有蹊翹。她恨不得趕快衝去隔壁,看看沖田跟那個女人到底在搞什麼鬼。不過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她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表態。
 
「いいなぁ!総司ばっかり、俺もああんな綺麗な女と知りたかったなぁ~(總司真好命,我也想認識那樣的美女呢~)
 
「ばか!よせ!(笨蛋!說話看場合!)
 
原田立即出聲阻止平助繼續抱怨。但是他晚了一步。
 
聽到連平助都說對方漂亮,千鶴臉一沉,深受打擊。
 
 
 
 
直到大家用完餐,沖田都沒有回來。
 
結束早飯時間之後,其他人都各自去忙了。只剩下晚來的近藤一人還在大口大口咀嚼著米飯。千鶴就在一旁幫他倒茶。
 
近藤一邊吃著,還不忘了要向千鶴分享他喜悅的心情。
 
沖田有了心上人,最開心的就是近藤了。他甚至在計劃好要替沖田辦一個風光的婚禮,而且他早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寫信回江戶告知鄉親父老這個天大的好消息。
 
他大概是肖想他明年說不定有機會抱到沖田的兒子。近藤活像個樂不思蜀的長輩。
 
此時,沖田卻氣急敗壞地回到大廳。
 
他看起來挺火,根本忘了禮數,一闖進來就馬上向近藤興師問罪。
 
「さっきのはどういうことですか?近藤さん?(近藤師傅,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へぇ?なんだ?(哎!?怎麼啦?)
 
「おさんになんと仰ったんですか?彼女が誤解するじゃないんですか?(您對阿雛姑娘都說了些什麼?她似乎誤會了………)
 
原來是近藤一早見到門外有個姑娘在徘徊,不時的探頭,於是上前搭話。得知是為了沖田而來,近藤一時按耐不住,逼問兩人的關係。
 
阿雛是鎮上一家醫院的千金,他的父親學的是漢方,為沖田的主治醫生。不過新選組裡沒人知道沖田求醫一事。近藤從頭到尾都沒在聽阿雛自我介紹,他頻頻追問人家覺得新選組的沖田怎麼樣,還不只一次開門見山地暗示兩人的好事。
 
而這個阿雛也對沖田有好感。雖然新選組在京都風評不佳,不過阿雛的父親似乎是支持幕府派的,可說是新選組的頭號粉絲。自從沖田上她家看病之後,她老爸也不斷的慫恿阿雛要把握機會。
 
畢竟像沖田這樣有臉蛋,夠高挑,劍術一流男人實在難能可貴。撇開美中不足的個性缺陷不談,光看外表,就不知道迷倒多少人。更何況京都的女人向來主動,一旦鎖定目標,就會卯足全力。所以阿雛一直處心積慮想要接近沖田。
 
於是她毫不保留的像近藤傳達了她對沖田的“企圖”。
 
近藤為人豪爽,特愛京都女人的闊氣。當下他也立刻胸脯保證,直說會帶著沖田上門提親。
 
當沖田得知時,整個傻眼。這是他此生中,第一次生近藤的氣。
 
(待續つづ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