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櫻鬼~十鬼之絆

關於部落格
薄櫻鬼總司+十鬼之絆秦~
  • 1444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神阿!請再多給我一點時間!(4)補中文,有修改

神阿,請多給我一點時間4
 
土方一走進他的辦公室,立刻皺起眉頭。
 
他生氣的原因不為別的,而是有個人正大光明的翹課,而且還大辣辣的坐在他的位子上,甚至翹起二郎腿,雙腳跨上土方的桌子。
 
「授業サボるは留年だ!(翹課就是死當!)」
 
但是沖田才不在意,他繼續保持跨腳的姿勢,手中正在翻閱剛剛從土方的抽屜裡翻出的”豐玉發句集”。
 
「勝手に俺のものを触るなぁ!(不要亂碰我的東西!)」
 
土方立刻搶回那本書,他口中不停地碎碎念道:「まったく・・・一日目なのに、大騒ぎを起こりやがって・・(真是的...才第一天就給我搞這種飛機...)」
 
他走向窗邊,拉開窗子,微風從窗外吹了近來,土方漆黑的秀髮隨之飄揚。
 
「・・・おい・・どうして戻った?(喂...為什麼...回來了..?)」
 
「あら・・・そんなに意外ですか?(怎麼了?不能回來嗎?)」沖田聞言竊笑了一下。
 
他將手腳拉直用力地伸了個懶腰,然後微微笑地說道:「思った通り、もう遠くないんですから・・・(....不過就跟你想的一樣,時間...不多了...)」
 
土方沉默不語。
 
沖田見土方沒啥反應,於是自討沒趣了起來,他從位子上起身,抓起自己的書包,一副要放學的模樣。
 
「学校はまだ終わってねんだぞ!(你要去哪?下午還有課!)」
 
土方這才轉過身來吼住他。
 
但是沖田頭也不回,他筆直地朝著辦公室的大門走去。
 
「俺の話を聞いてねんかよ?(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嗎?)」
 
「ちょっと具合が悪いですから、早退させてください・・・土方先生・・(土方老師,我身體不舒服,請讓我早退)」
 
「具合が悪いんだったら、学校なんかくるもんじゃねぇよ!(身體不好就不要給我來上學!)」
 
「だって、面白いだから・・(因為學校很有趣嘛...)」沖田微笑著,他準備要伸手去拉門,只是他又突然停下動作。
 
「言っとくけど・・・僕は土方さんに負ける気はないんですよ・・・(忘了說...我可沒有打算要輸給你唷...)」
 
「なんの話だ?(說什麼啊...)」
 
土方故意裝傻,他可沒有打算接下沖田的戰書。
 
「知ってるくせに・・・(你知道的... 呵呵..)」但是沖田完全不以為意,就算土方沒有那個打算,他也絕對不會罷手。
 
丟下曖昧的一句話,沖田拍拍屁股離開了辦公室。
 
留下土方一個人,他無奈地搔了搔自己的頭,焦躁地扯開領帶,煩悶地喃喃自語道:「・・・俺はしらねぇぞ!・・(我才不知道呢...)」
 
土方會有這樣的反應實在不奇怪,打從他一大早在校長室裡見到沖田時,他就難掩錯愕,他與沖田的孽緣有十幾年了,本以為這一生可能沒機會再見,如今沖田卻好端端地站在他面前。
 
好像作夢一樣。
 
 
 
 
 
那天下午沖田就沒有再來上課了,我望著隔壁空蕩的座位,腦海中回想起他在頂樓對我說的話。
 
那一瞬間我發現沖田的表情裡藏著千言萬語,他的眼神實在耐人尋味。
 
我曾試著想要在回憶中找尋所有可能與他有關的交集,但始終抓不到任何蛛絲馬跡,沖田就像是個神祕的人一般,讓人捉摸不定,卻又不知不覺地會讓人想要去一探究竟。
 
我真的很在意他為什麼要對我說那種話…
 
趴的一聲,我的頭被人用書本重重地敲了一下。
 
「雪村千鶴!」
 
抬頭一看,原來是土方。
 
「ご・・・ごめんなさい・・・(對... 對不起!)」
 
我趕緊道歉,低頭緊盯著課本,不敢再四處張望。
 
自從我跟他表白了之後,我發現他對我的態度變了,以前我們總是很親密,他一直扮演著我的哥哥的腳色,但如今他給我的感覺就只是一個普通的老師。
 
他刻意與我保持距離。
 
即便我們是青梅竹馬,但現在卻是老師與學生的身份,我明知道這是一份得不到回報的感情,卻仍然鼓起勇氣告白了。
 
然後這也是我預想的到的下場。
 
我其實並不後悔,我只是想讓他知道我真正的心情…
 
不要再把我當成是小孩子…
 
 
我盯著講台上的土方,對他的仰慕以及思念全都糾結在一起。
 
下課後我被叫辦公室,土方坐在裡頭等我。
 
「どうした、今日の授業はあまり集中できねぇみてぇなぁ・・・(怎麼了?今天老是心不在焉...在想什麼?)」
 
「ごめんなさい・・・(對不起...)」
 
「別におまえを叱るつもりはねぇが・・・悩みがあるなら、相談に乗るぞ(我叫妳來並不是要責備妳,如果有什麼煩惱,就說出來...)」
 
土方說著,對我露出師長該有的關愛表情。
 
「心配をお掛けしてしまいました・・・・(抱歉,讓你擔心了,不過我沒事的..)」
 
其實我很明白他把我叫來的原因,恐怕他也正為了昨天甩掉我的事情在內疚吧…
 
「帰りは気をつけるぞ!(回去的時候小心一點)」
 
大概是繼續說下去只會讓兩人更加尷尬,土方對我下了逐客令。
 
我也只能乖乖聽他的話,走到門邊,忽然想到了些什麼,轉過頭,拼命擠出笑容說道:「私は・・・やはり歳三兄さんのことが大好き・・・です・・(我...我是真的很喜歡歲三哥的...)」
 
「おい・・(恩....)」
 
「恋人にならなくても・・・気持ちは変わりません・・・ずっと・・・前から・・・(就算不能當戀人,但是我的心意絕對不會改變,因為我從很久以前就....)」
 
「・・・・知ってるぞ!とっくに・・・(那種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それでも私を振るんですか?(知道了,還是把我甩了呢...)」
 
「バカ、俺はお前の担任だ!(笨蛋,我可是妳的導師耶!)」
 
「私・・・悔しいです。もう少し歳が近いなら、きっと・・・(....我好不甘心...如果我可以在長大一點,說不定....)」
 
我知道我現在多說無益,土方是不可能接受我的感情,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
 
但是我很清楚,他一直都是我的初戀。
 
「でも、私は後悔しませんから、歳三兄さんよりいい人を見つけて見せます。(但是我並沒有後悔,請你等著看吧,我一定會找到一個比你更好的人...)」
 
「あぁ・・おまえなら、きっとできる。(恩...妳一定可以的...)」
 
「じゃその時、応援してくれますか?(那,到時候請你要支持我唷!)」
 
「あぁ(恩..)」
 
「約束ですから。(那我們約好了唷)」
 
我牽起土方的手,逼他與我作了約定,他也很無奈的跟我打了勾勾。
 
我知道我這只是在自欺欺人,但我覺得如果我不這樣說,只會帶給他更多的困擾,這並不是我當初告白的本意…
 
總而言之,再見了,我的初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