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櫻鬼~十鬼之絆

關於部落格
薄櫻鬼總司+十鬼之絆秦~
  • 1444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能說的秘密‧H有‧慎入(11)

不能說的秘密…11
 
沖田與千鶴的冷戰持續了一個星期,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沒有人願意淌這場渾水,因此大家都假裝不知道,也盡量不在兩人面前提起對方的事情,不過就是有人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狀況。
 
平助大口大口地吃著千鶴替他捏的飯糰,對味道非常讚不絕口。
 
「うわ・・・うめぇ、おい!総司くわねぇの?」
 
「えぇ・・僕は食欲ないんだ・・・」
 
沖田坐在一旁,他縮著身子,原本低著頭,不知道在沉思些什麼,直到平助喊他,他才抬起頭笑了一下。
 
「じゃ、総司の分も頂戴!」
 
「いいよ!どうぞ!」
 
沖田很爽快的答應了。
 
平助不疑有他,想都沒想,就將沖田的份也塞入口中,津津有味地咀嚼著。
 
「でゆうか・・・もう三日なのに・・・一体いつまでここで監視するつもりなのかいよ・・・」
 
他們兩人奉命執行任務,就在京都郊外的小徑上,他們已經整整埋伏了三天了。
 
根據情報,有個與長洲私下有勾結的軍火商利用障眼法,正暗中支援長洲人臥底於京都,對方似乎是土佐浪士,個個身手不凡,於是土方派了山崎暗中調查,推測如果他們要運輸武器的話,必定會路經此處。
 
到時候就殺了他們,然後把那些武器搶過來。
 
所以土方精挑細選決不會失敗的隊長級人物來執行。沖田本來在名單外,由於他近來身體狀況不佳,土方鮮少讓他參予行動,不過沖田毛遂自薦,他也確實是最適合擔任暗殺的人選,土方沒有拒絕的理由。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又派了平助一同前往。
 
土方早就發現沖田與千鶴之間的不愉快,所以他千叮嚀萬叮嚀平助要看好沖田,只是平助這三天下來,除了吃了很多沖田不想吃的飯糰之外,並不覺得沖田哪裡有怪異。
 
大概是執行任務太緊張,導致沒食慾吧?平助這樣想著,又吃了一個飯糰。
 
另一方面,千鶴並不曉得沖田去執行任務,畢竟新選組的組務並不是她可以過問的事。自從那次的大吵後,千鶴也不知道要怎麼面對沖田,反到沖田的避而不見令她鬆了一口氣。
 
不過那也只是一開始,從第二天起,千鶴就坐立難安,她很想見沖田,但是卻又沒有勇氣去見他。
 
日子一天天過去,她越來越想沖田,做起事情心不在焉,看在土方眼裡,除了皺起眉頭在心理抱怨之外,也沒什麼好說的。
 
而最讓土方納悶的便是千鶴到底是看上沖田哪一點?
 
沖田雖然外表不俗,但那惡劣的個性還真不是女孩子接近的了的那型。如果不熟悉,頂多就是被那高大的身形煞到,一旦知道沖田的本性之後,沒有一個女孩不被嚇跑。
 
從小看沖田長大的土方,對沖田再了解不過,這傢伙居然妄想齊人之福!?土方不由得冷笑。不過以土方的立場,他既不支持沖田成家,更不鼓勵沖田與千鶴,作為情場玩咖的立場,土方很明白女人的可怕之處。
 
對女人可不能認真,否則大難臨頭,所以他也不停地勸近藤千萬不要再堅持這門親事,不過近藤卻屢勸不聽,甚至還要土方也念念沖田,誰叫沖田打死都不肯跟近藤一道去對方家裡打招呼。
 
沖田很少這樣忤逆近藤,任誰都看的出來他完全沒有結婚的意願。
 
兩人大吵的那天,沖田離開千鶴的房間後,直接跑向後院的井邊淋水,他一桶一桶地把冰冷的水往自己身上倒,像是要逼自己冷靜一般。
 
土方見著他的行為,用事不關己的口吻在他背後放冷箭。
 
「間抜けだなぁ・・・」
 
「・・・・土方さんに言われる筋合いはないんです!」
 
沖田拼命地壓抑自己的怒氣,於是頭一甩,用力地將水桶往地上一砸,頭也不回地走了。
 
望著他的背影,土方也不削地喃喃自語:「おまえのために、いったんだよ!」
 
原以為沖田會因此消沉,誰知道隔天一早他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用到目前為止最和藹可親的微笑說自己要去臥底。
 
土方瞪著他,暗自在心中想著…
 
這小子果然不是談感情的料。
 
拗不過沖田的要求,土方便派他與平助前往執行任務,臨走前土方還不斷的叮嚀道:「あまりやりすぎないでなぁ・・」
 
「分かってます。」沖田笑著保證。
 
但是土方大概可以預想之後將會發生的事情,沖田將會完成任務,敵方大概不會有活口,總而言之準備收拾殘局吧。
 
接著土方喚來山崎,要他順便監視沖田的一舉一動。
 
在距離沖田與平助藏身的小橋不遠處,山崎就化妝成路邊乞討的叫化子,他除了專注地確認往來的人潮,也不時地注意沖田情況。
 
平助一口氣吃了五個飯糰,他終於飽了,於是從地上跳起身,伸了幾個懶腰,想要舒展一下筋骨好幫助消化。
 
「お腹がいっぱいになったぞ!よし!仕事頑張ろう!」
 
沖田再次被他吵醒,於是微微地睜開眼,見平助那麼有活力,似乎有點不是滋味。
 
「元気でいいね・・・平助君は・・」
 
「あったりまえ!さっき千鶴の御握りを食ったら、いまやる気満々だぜ!」
 
「ただの御握りのくせに・・・大袈裟じゃない?それ・・」
 
沖田白了他一眼,不悅地說。
 
「ただの御握りじゃねぇよ!千鶴の御握りだぜ!」平助不以為然地反擊。
 
「千鶴、千鶴って煩いなぁ・・・僕は別にあの子が作った御握りはそんなにすごいだと思わないだけ・・」
 
「そんなことねぇだろ?総司も美味しいって言ったじゃん?ほら?この前子供と遊んだ時・・・・」
 
平助話還沒說完,沖田便不耐煩地打斷他。
 
「僕はあんなこといったっけ?覚えてないなぁ・・・」
 
「なんだよ、俺が千鶴のことを口にするたび、すぐ反発しちゃうし、おまえ、千鶴と何かあった?」
 
「何でもないよ・・・僕とあの子は関係ないんだから・・・」
 
平助無心地戳中沖田的心事,反倒讓沖田很後悔跟平助說起千鶴的話題。
 
他早就知道平助對千鶴有好感,也知道千鶴只有對平助才不會使用敬語,每當他聽到平助親密地喊千鶴的名字時,總會有股酸味在他心頭蕩漾。
 
就在兩人爭論不咻時,天空忽然烏雲密布,稀稀簌簌地下起雨來。
 
「うわ・・・雨だ!」
 
不過在下起雨之前,山崎已經偵查到前方幾里遠似乎有一行人馬緩緩地朝這裡走來。
 
沖田也注意到了。
 
他握緊自己的配刀很快地從地上站起。
 
「組長・・」
 
山崎不知何時已經來到兩人身後。
 
「来た・・・」
 
沖田隱藏自己的氣息,他的眼神頓時變的銳利,即使雨讓他們的視線變的模糊,不過沖田早就鎖定好目標。
 
沖田的獵物正在慢慢地靠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