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薄櫻鬼~十鬼之絆
關於部落格
薄櫻鬼總司+十鬼之絆秦~
  • 150070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不能說的秘密‧H有‧慎入(13)

不能說的秘密…13
 
夜裡千鶴在熟睡,她突然被陣陣吵雜聲驚醒。
 
迷迷糊糊之中,她隱隱約約透過紙門望見外頭閃著火光。千鶴從被窩中起身,她走到門邊,偷偷地拉開紙門探出頭去,只見對面的廂房聚集了不少人,大家手忙腳亂東奔西跑。
 
千鶴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只覺得情況似乎不太妙。於是她折回房內,抓了件外衣,往身上一披,打算前去探個究竟。
 
如果是剛來到新選組的那段期間,千鶴根本不敢那麼做,不過她現在地位可大不相同,大家都知道她是特別受到幹部們關照的”副長小姓”,一般的隊士沒受到許可,是不能隨便與她搭話的。
 
千鶴小跑步跑到前廳,看見地三隊隊長齋藤正全副武裝地在整隊。千鶴沒有向前打擾,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看著大家。
 
究竟大半夜的,到底是要上哪去呢?
 
這副景象自從池田屋事件以來,已經鮮少看見。還記得池田屋事件的晚上,大家也是如此東奔西跑,千鶴還因此被派去做傳話的任務。
 
「三組!出発だ!」
 
大概召集了幾個人,齋藤就率領著隊員浩浩蕩蕩地出發了。
 
千鶴來不及詢問齋藤要去哪裡,她躲在柱子後方,懸著一顆心望著隊士們浩浩蕩蕩的離去。
 
「ここで何しやがる?」
 
土方的吼聲從背後傳來,千鶴一震,回頭一看,土方也是全副武裝,打算要出門的模樣。
 
「土方さん、何があったんですか?さっき斉藤さんが・・・」
 
「おまえは寝てろ!」
 
土方怎麼會告訴她原因呢?本來就是會板著臉趕她去睡。
 
不過千鶴早就知道土方會這樣,只是個性驅使,所以她很自告奮勇的說了:「もしなにか・・・お手伝いできることが・・・」
 
「ねぇんだよ!いまのところは」
 
千鶴並不是因為被拒絕而感到失落,她是覺得自己幫不上忙,心情上很無力。她多想為新選組盡一份心力,甚至她也曾妄想過如果她可以是新選組的一員的話,該有多好。
 
既然土方都這樣說了,千鶴也只能乖乖的回房間去,不繼續給土方添麻煩,就算是幫的上一點忙了吧?
 
只是土方又突然喊住她。
 
「おい!」
 
千鶴疑惑地轉過身。
 
「・・・おまえ・・・総司が咳をしてるのを分かってるなぁ?」
 
土方有點遲疑,不過他還是問了,而且他一直在觀察千鶴的反應。
 
千鶴起先是驚訝,她很想回答,不過又想起自己與沖田的約定,最後終究是忍了下來,答道:「・・・いいえ・・・知りません・・・」
 
土方並不知道她跟沖田有過約定,只是單就她與沖田的關係,推測她應該是知道些什麼,再加上千鶴本是西醫的女兒,應該心理有數才是。
 
不過既然千鶴否認,土方也就不再強迫她,反而這樣說道:「総司は・・・池田屋の事件から、ずっと妙な咳をしている・・・」
 
「・・そうなんですか・・・」千鶴答的很心虛,她幾乎不敢抬頭正視土方。
 
「・・・あれは労咳だ!」
 
片刻,土方忽然作出這樣的宣告。
 
「・・・労咳・・・!?」
 
千鶴大驚,她當然有聽過,這可是當今有名的死病啊。
 
沖田患了肺癆!?這怎麼可能???千鶴永遠都記得沖田是在池田屋被人踢了一腳,不過仔細想想,劍技高人一等的沖田怎麼可能會被踢中?對方只不過是條雜魚,居然有辦法將沖田踢到吐血?
 
而且到底要踢多重才會吐血?
 
沖田的胸口根本沒有外傷,看樣子那一腳並沒有對沖田造成太大的影響。
 
見千鶴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土方又繼續說道:「アイツ子供の頃、一度大きい病気に掛かっちゃったなぁ・・・医者さんの話によると、アイツはもうあまり長生きできないんだ!」
 
「そ・・・そんな・・・」
 
「そんなことありえないだろ?俺も信じられねぇんだよ!」
 
「でも沖田さんはまだ若い・・・」
 
「あぁ・・若いからもう駄目だ・・・血を吐いてるのがもうだめだ・・・」
 
「そ・・・それは敵に襲われたせいだと思います・・・!」
 
無論如何,千鶴都想相信沖田是因為被人踢了一腳而受傷。
 
土方居然說沖田得了死病活不久!?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一個星期前…她們兩人…她們兩人明明還那麼恩愛。
 
沖田哪裡像是個得病的人!?
 
「池田屋の件は確かに関係ねぇんだが・・・・」
 
聽土方這麼說,千鶴鬆了一口氣。
 
「でもさっき・・・総司は血を吐いたんだ・・・」
 
「へぇ!!」
 
「任務中・・・血を吐いて、気を失ったんだ!」
 
聽到這裡,千鶴已經無法在保持冷靜,她全身開始發抖,這代表著什麼?沖田會死?就算新選組的工作每天都要廝殺,她從來都沒有想過沖田會死。
 
「今回は間違えなく・・・」
 
就算土方沒有明講,但千鶴很清楚的知道了。
 
這次沖田的肺癆真的發作了,一但吐了血,就等於是生命將終結的訊號,沖田能活的日子進入了倒數計時。
 
「・・お・・沖田さんに会いに行きます!」
 
千鶴怎樣都不願意相信,她要見沖田,雖然不知道見了之後能怎麼辦,但是她想要見,現在非見不可!
 
「行くな!」
 
土方又一聲大吼。
 
千鶴被他吼聲震住,雙腳不聽使喚,呆呆地停在原地。
 
土方覺得自己像是作盡壞事的魔鬼一般,只是只有這件事情他必須狠下心來做,所以他走過去,拍了拍千鶴的頭…
 
「あいつ・・・総司を諦めろ・・」
 
言語中,土方也竭盡所能地掩飾自己的痛苦。
 
他不希望千鶴將來為了沖田傷心難過,所以他以命令的口吻,嚴厲地要求千鶴不准再見沖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