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櫻鬼~十鬼之絆

關於部落格
薄櫻鬼總司+十鬼之絆秦~
  • 1444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薄櫻鬼—沖千》葬花(十)修訂版Vol.3

慶應四年初冬,轉眼間又是寒到嘴裡會吐霧的季節。

新選組於鳥羽伏見一役戰敗之後退回江戶。

沖田沒有跟新選組一起活動,他在松本醫生安排小屋內養病。半年前大量吐血後,他三不五時咳嗽,那是一種旁人聽了都要窒息的咳法。

你的病已經到末期了,每隔幾天松本醫生會親自來給他看診,上回看診時,已經沒有任何語帶保留直接宣告。

這樣啊…,沖田聽了之後,不但沒有絲毫恐懼,反而就像隨時準備好要死一樣,臉上只有淡淡的笑容。

平常山崎奉土方的命令看照他,但山崎的存在感非常薄弱,所以沖田一直有自己已是孤單一人的錯覺。

如今他僅剩的日常休閒只剩打理自己的佩刀,他幾乎每天都要打理一次,即使在他倒下後,就沒有機會再揮刀了。

抽出劍,強光一閃,是他的愛刀“加賀清光”。刀刃最後沾上的不知道是何人之血。

將刀身仔細來會擦過,他盯著映照在刀身上,自己略漸消瘦的臉龐。

──還有多久呢?能與她在一起的時光…

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不願意多做不實際的妄想,他取來一旁的刀鞘,小心翼翼的將刀收回。

「…時間差不多了吧…?」

雖然牆上沒有掛鐘,但他總是算得很準。

走廊上已經傳來腳步聲,下一秒障子已經被推開。

「沖田先生,感覺好多了嗎?我買了沖田先生喜歡的糰子喔!」

「啊啊,怪不得我遠遠的就聞到香味,想說肯定是小千鶴來了。」

千鶴輕輕地解開丸子包裹上的繩結,拿起其中一串丸子,用小竹籤將丸子取下後,插了一小口。

「來──」她將丸子餵入沖田嘴中。

「恩…真好吃。」

「雖然已經切很細小了,還是要小心不要噎到喔…」她還是老樣子,像個母親似的。

一邊餵給沖田,千鶴自己也吃了一串丸子。

每天享受只有兩人的點心時間,對沖田來說是僅剩的日子裡唯一讓他期待的一件事情。

「吶…小千鶴…」

「什麼事?沖田先生…」

「我問妳…一件事情,妳要老實回答…」

咕嚕,千鶴將尚未咬碎的丸子一口嚥下,險些噎著趕緊喝了口水,接著端正做好等待沖田的提問。

「請、請問…」

「嘛,不用緊張,我只是想問妳…妳不回自己家去嗎?」

「哎…?」

「妳當初是為了尋找鋼道先生才獨自前往京都的吧?既然都回江戶了,為何不回家呢?」

「啊…這個,恩…因為想要幫大家的忙…」

「哦?那麼捨不得土方先生啊?」

「才,才不是…不是那樣的…」千鶴立即否定。

她其實很想主動要求土方讓她留在沖田身邊照顧他到最後,不過回到江戶後,各種問題接踵而來,反而讓她找不到開口的時機。

加上原田與永倉兩人才剛脫隊,土方因為新選組的事情一個頭兩個大,她不想再因為自己的事情讓土方為難,何況現在正是新選組最需要人手的時候。

但是真正的原因卻是她認為自己單方面的想留在沖田身邊實在太厚臉皮,至少維持現狀還能以“土方的命令”當作藉口來對他表示關心。若是離開了新選組,也就失去了可以見到沖田的機會了。

不過在沖田看來,卻是認為土方於千鶴心中果然占了很大的份量。

既然不想親口聽她承認與土方之間的事情,沖田乾脆換了話題。

「…近藤先生…還好嗎?」

「是的,去年的肩傷已經不要緊了,現在每天都要跟幕府的大人物開會…」

「這樣啊…」

然後他喝了口茶,終於說出了真正的目的。

「吶,小千鶴…我已經沒事了,所以可以把變若水交給我了嗎?」

「這…」

他仍然想要喝下變若水,千鶴如此判斷,增加了戒心。

「哎,妳何必想的那麼嚴重呢?先說好,我不是想喝才跟妳要的…」

「真、真的嗎…?」

「恩。」沖田點頭。

「那東西對我來說就像支撐一路走來的期望。很可笑吧?喝下去之後,將會變得如何,我是再清楚不過的了……」

「沖田先生…」

如果沖田打算要喝,她根本無法制止,不論沖田選擇什麼樣的未來,她能做的也只有用這雙眼睛將他的全部印在眼底……

千鶴從袖口拿出“變若水”交到沖田手上。

「啊啊…這樣看著它,總覺得心情很平靜………」

他凝視著手上那瓶紅的像血的液體。

千鶴頓時愁眉苦臉,她不知道自己將“變若水”還給他究竟是對是錯。

接受到千鶴悲哀的視線,沖田當著她的面輕輕搖晃“變若水”──

「謝謝……小千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