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櫻鬼~十鬼之絆

關於部落格
薄櫻鬼總司+十鬼之絆秦~
  • 1444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薄櫻鬼—沖千》葬花(十五)

《薄櫻鬼—沖千》葬花
 
 
 
 
(十五)
 
文久三年的春天,可說是千鶴一生當中最為劇烈的轉折。一直以來相依為命的父親過世了。
 
千鶴永遠都記得事發的夜晚。
 
當時已是深夜,千鶴早就睡下,卻被急促的敲門聲給吵醒。她在睡衣外罩了件大衣,下了樓,見到父親已經開啟大門,來求診的是兩名外國人。
 
對方說了一大串外文,非常急促,千鶴完全聽不懂。好在父親是個西醫,對方說的雖非法文,但還能勉強溝通。
 
他們看起來很狼狽,氣喘如牛,似乎正被人追殺。
 
其中一人受了重傷,左肩還在淌血,父女兩連忙替他醫治。
 
黑船事件以來,江戶的治安變得非常不安定,自從大老被“攘夷派”人士刺死後,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外國人使者遭殺害事件層出不窮。有不少過激的“攘夷派”人士會對外國人痛下殺手,似乎是打算肅清住在江戶的外國人,混亂囂張的程度完全不輸京都,幾乎無法可管。
 
千鶴立刻去燒來熱水,她父親忙著先給傷口消毒。
 
隨行的外國人站在門邊,顯的很緊張,頻頻朝外看去,就怕殺手追上來。
 
「お茶・・・いりませんか?(先喝點茶水吧…)千鶴放下手邊的事情,先給他沏了一杯茶水。
 
但對方的表情充滿恐懼,又回了一大串外文,似乎是在拒絕千鶴。
 
剛剛他們差一點就要被持刀的日本人給殺死,可能是過於激動,幾乎把排斥的情緒全都發洩到千鶴身上。
 
千鶴很無奈,默默地將茶水放在一旁,回到父親的身邊繼去擔任助手。
 
只見她熟練地依照父親的指示取來醫療器材,當時的社會下,像千鶴這般略懂醫術的女性實在少見。起初她父親似乎也很反對她走上醫療這條路,畢竟女孩子家的幸福,便是找個值得託付終生的男人嫁了,即使千鶴再怎麼有從醫的天分,也無法成為一名替人治病的醫生。
 
好不容易傷口包紮完畢,但因為是撕裂傷,那名外國人幾乎是高燒不退,千鶴強忍著睡意給他換毛巾。
 
這時外面忽然傳來幾聲叫囂,門邊的外國人就像是觸電一樣,從椅子上彈起,他的手肘將茶杯弄倒,杯子碎了一地。
 
這一聲驚動了所有人,接著手持刀刃的浪士闖了進來。
 
眾人凶神惡煞,刀刃上沾著血,千鶴嚇得躲向父親身後。
 
見到他們,外國人比千鶴還要更激動,語無倫次的外文聽起來就像是一連串的鬼叫。浪士們一見到是方才追殺的外國人時,更無法保持理性,根本是拿刀亂砍一通,就是想治對方於死地。
 
那名外國人情急之下拔出手槍。
 
扣下板機後,碰!的一聲巨響,千鶴連忙摀住耳朵,她原以為中彈的會是那名浪士,但子彈偏偏打中刀刃彈向屋頂。
 
外國人很驚慌,心繫著自己的夥伴,但他沒有時間猶豫,只得破門而出,哪知外頭還有其他浪士,緊接著連兩聲槍響,外國人的哀嚎聲劃破深夜,千鶴完全不能想像外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浪士注意到病床上也躺著另外一名外國人,抓著刀就朝這邊走來。
 
千鶴的父親連忙喊著:「やめろ!この方は患者です!(快注手,這人是病患!)邊說著,就想過去阻止無謂的殺戮行為。
 
但浪士才不管對方是否身受重傷,手中的劍無法饒恕任何一名外國人,他滿腦子“攘夷”,乾脆先殺了阻礙他的人。
 
銳利的刀刃劃過千鶴父親的身體……
 
「お父様!!!(父親大人!)
 
血淋淋的一幕印在千鶴眼中。
 
浪士不僅不罷手,還憤恨地喊道:「外国人の治療をしたお前らが悪い!(這都是你們的錯!!誰讓你們療傷的?外國人必須殺無赦!))
 
說著他就當著千鶴的面一刀刺死躺在病床上的外國人。
 
千鶴已經叫不出聲音了。
 
「千鶴!」
 
熟悉的喊聲從外頭傳來,筱原抓著竹刀奮力殺入房內。
 
「大丈夫か!千鶴!雪村先生!(沒事吧?千鶴!雪村大夫!)
 
一看,千鶴的父親滿身是血倒在地上,千鶴則躲在角落。
 
「お前も邪魔する気か!!(你也是來阻止我們“攘夷”的傢伙嗎?)
 
「これは・・・攘夷なんかじゃない!ただの人殺しだ!(這才不是“攘夷”而是屠殺!)
 
聽到對方口口聲聲高喊“攘夷”,筱原再也忍不住,大聲咆哮。
 
「貴様!何が分かる!(你這傢伙懂什麼!)
 
浪士被激怒了,抓著刀砍了過來,筱原連忙以竹刀擺出防身的架式。
 
「祐介君!!」
 
千鶴嚇得不敢看,手持竹刀的筱原怎麼會是浪士的對手!?
 
不過千鶴似乎太杞人憂天了,因為筱原的劍術還在對方之上,以他的身手光竹刀便綽綽有餘了。
 
筱原可是北辰一刀流的高手!僅僅一招,就制服了那名浪士。他奪去對方的刀,並將浪士擊昏,總算結束了這個驚魂之夜。
 
千鶴衝向自己的父親。
 
她的父親還活著,但傷的很重,千鶴急著想給他治療,不過看著越來越多的血從父親的腹部滲出,再也無法保持冷靜。
 
「しっかりして!お父様!!!(振作點!父親大人!)
 
千鶴手忙腳亂,急得快哭了。
 
「どうしよう・・ち・・血が止まらない・・(怎麼辦…血…血止不住…)
 
「落ち着いて!千鶴!(冷靜下來!)
 
筱原不懂醫術,完全幫不上忙,只能喊道:「他の医者呼んでくる!(我立刻去帶醫生來!)
 
他說著,便衝了出去。
 
「ち・・・千鶴・・」
 
「お父様!!!」
 
因重傷而奄奄一息的父親吃力地睜開眼,千鶴連忙握緊他的手。
 
「もう・・・お父様は喋らないでください!今すぐ手当てしますから!(振作點,我立刻給您療傷!)
 
但這要怎麼治療呢?
 
就算多年來跟在父親身邊學習醫術,但千鶴只是個十五歲的姑娘,她根本不會處理這麼大的傷口。
 
要先止血!
 
當下她只有這麼念頭,可是方才急救那名外國人時,已經用去大量的包巾,現在根本沒有多餘的布可以使用。
 
「お父様!!!死なないで・・・(父親大人…不要死…拜託…怎麼辦…)
 
雖然她拼命的想要阻止父親的傷勢,但由於傷口實在劃的太深,甚至傷及內臟,千鶴跟本無從處理。
 
不到一個時辰,她父親還是因為失血過多撒手人寰了。
 
(待續つづ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