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櫻鬼~十鬼之絆

關於部落格
薄櫻鬼總司+十鬼之絆秦~
  • 1444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薄櫻鬼》拝啓、千鶴【その頃の話 雪華夜】

 

拝啓、千鶴。
 
その頃の話 雪華夜
 
いまにして思えば、この夜の出会いこそ、僕の運命を大きく変えた瞬間だった。
現在回想起來,那夜的邂逅,可說是我命運的一大轉折…
 
「組長,您還醒著嗎?」
「什麼事?」
「副長請您過去。」
 
…土方先生找我?
於是我翻了個身,並未換下睡袍,便直接前往土方先生的房間。
 
裡頭,土方先生一副外出的打扮。
「…您這是在做什麼呢?土方先生。」
 
「你也快給我去做準備。」
「您總要告訴我原因,這麼晚了,是打算去約會不成?」
 
土方先生順勢穿上隊服,說道:
「有工作!」
 
這時,門外傳來齋藤君的聲音。
「副長,您叫我嗎?」
 
拉開門,齋藤君早已準備就緒。
 
「總司,齋藤,跟我一起來!」
「遵命。」齋藤君立即應道。
 
「請等一下,我還不知道要去哪呢?」
若是近藤師傅給予的任務,就算是深夜我也義不容辭。
但是,土方先生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羅剎…逃走了。」
「什麼!?」
 
這可不得了,我連忙折回房,迅速地更衣,抓了劍飛快地衝了出去。
 
捕捉羅剎是我的任務。
我從來不過問新選組的羅剎實驗,畢竟那是近藤師傅決定的事情。
而選擇喝下“那個”的也是他們。
 
一旦實驗失敗…這群為血癡狂的羅剎,都將被我親手了結。
真是一群…可憐的人。
 
不過為了近藤師傅,我非做不可。
因為這是我的…使命。
 
當夜,土方先生與我還有齋藤君三人分頭追捕兩名羅剎。
 
只憑我們三個人,要在莫大的京都搜捕羅剎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要是羅剎的事情因此被揭發的話,近藤師傅就會被問罪。
我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必須加快腳步!
 
突然!
「啊───!!!」
 
遠處傳來慘叫,在寂靜的夜裡格外淒厲。
其中似乎還參雜女性的尖叫聲。
 
在那兒!
 
當我聞聲飛快趕到現場時,齋藤君卻早一步,
他已經當場斬殺了兩名羅剎。
 
為了近藤師傅,不讓羅剎的秘密外洩,完美地執行任務才是我的責任。
但為何是由齋藤君搶先完成了呢?
 
能夠幫上近藤師傅的忙的人…明明只有我。
 
看著齋藤君,以及他腳邊兩俱染血的屍體。
我非常不是滋味,於是酸溜溜地說道:
「啊──,真可惜,我還打算一個人解決此事呢,
倒是齋藤君也只有這種時候才會如此拼命,動作快到我都望塵莫及呢…」
(あー、残念だな、僕一人で始末しちゃうつもりだったのに斎藤君こんなときに限って、仕事早いよね)
 
「我不過是忠實執行副長指派給我的任務…」
(俺は勤めを果たすべく、動いたまでだ!)
 
這時我發現一旁的木箱後方有動靜,
走近一看,發現了躲在那兒,全身發抖的“妳”…
 
是的,在這個下了雪的夜裡,我們相遇了…
 
那時“妳”一身男裝打扮,不過我一眼就識破了。
瞧“妳”抖成這樣,想必是目睹了血腥的一幕吧?
也是呢…對姑娘家來說,這一切都太過殘忍了吧…
 
“妳”一定很害怕吧,不曉得自己會被怎麼樣。
……真是可憐。
 
雖然“妳”跟這事本來毫無關係,但既然看到了新選組的秘密…
可不能這樣放過“妳”…
 
由上而下俯視,我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
放心吧,現在馬上就殺了“妳”。
 
正準備要動手時…
 
「聽好了,要是敢逃的話,立刻殺了妳!」
(いいか、逃げるなよ・・・背を向ければ斬る!)
 
土方先生不知從何處冒了出來,又比我早一步用刀指著“妳”。
 
拜託,土方先生,斬殺這孩子可是我的工作,可不可以請您不要插手?
我正想這樣說道時,
 
咚─!的一聲,“妳”卻嚇到昏倒了。
 
…被人稱───
連正在哭的孩子都會閉嘴的『鬼之副長─土方』威嚇,
想必很恐怖吧……
 
一瞬間,我似乎都有點同情“妳”呢…
但也只有一瞬間而已唷…
 
「您看看,被土方先生這樣恐嚇,都嚇暈了呢。」
(おやおや、土方さんが脅かすから、気を失ったじゃないですか?)
我蹲下身,確認“妳”的情況。
 
「副長,這些屍體該怎麼處理?」
(副長、死体の処理はいか様な?)
「脫下他們的隊服,剩下的交給監察去處理。」
(羽織だけ脱がせとけ、あとは監察に処理させる。)
 
「這孩子該怎麼辦?」
(どうするんです?この子?)
 
勢必會為了要守住秘密而被我斬殺的吧?
這都是為了新選組,為了近藤先生…
所以“妳”必須死。
 
我是如此深信的,但…
 
「把人押回屯所。」
(屯所につれていく!)
土方先生竟然這麼說
 
我實在太震驚了。
「土方先生您在胡說甚麼?肯定是要滅口的吧?」
(あれ?始末しなくていいんですか?)
 
您是吃錯藥了嗎?土方先生?
 
就算我不怎麼喜歡土方先生,但只要是跟任務有關
我從來沒有違抗過他的命令…
 
不過…現在這樣的命令…
竟然要我放過可能會洩漏新選組的秘密,
給近藤師傅帶來麻煩的嫌疑犯……
 
我說什麼都不能照辦!
 
「可不能就這樣放過人,剛剛全被看到了!」
(さっきの・・見られちゃったんですよ?)
我再一次提醒土方先生,口氣非常尖銳。
 
一旦危害到近藤師傅,我怎麼也不願意退讓。
 
「…這個人的處分,回頭再決定…」
(この子の処分は帰ってからきめろ。)
丟下這句話,土方先生轉身離去。
 
…算了,既然土方先生卻執意要把人帶回去,我也只能聽命於他。
反正“妳”的下場注定要死,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就當作是讓“妳”多活一段時間吧!
 
那麼…該如何把“妳”帶回去呢?
 
「齋藤君拜託你囉。」
「…我必須收拾羅剎穿的隊服。」
 
「但是土方先生說要帶回去啊。」
「你不是兩手空空嗎?」
 
一聽,我立刻反對。
「什麼?我才不要呢,為什麼是由我來?」
 
「喂!不要慢慢吞吞的!」
土方先生的吼聲傳來。
 
「副長在叫人了,動作快點。」
「等…給我等一下…!喂,齋藤君!」
齋藤君也走遠了。
 
沒辦法了,看樣子把失去意識的“妳”帶回去,成了我的任務。
 
「嘿咻…」
我將“妳”的手臂繞上頸端,一把背了起來。
 
土方先生與齋藤君已先行離開。
幽暗的巷弄內只有我倆…
 
天空飄下的雪花似乎越來越多…
不快點回去不行…
 
真是冷呢…
 
「好好抓緊喔…」
…沒有回音。
對了,“妳”已經暈過去了啊。
 
…都是土方先生的錯。
 
為什麼我非得做這事不可呢?
大半夜突然被叫起,還要出來執行任務。
而且本應由我斬殺的羅剎也被齋藤君搶先一步…
然後被迫將照裡說要當下殺死的“妳”給帶回去…
 
明明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做這種事情真的可以幫的上近藤師傅的忙嗎?
土方先生到底在想些什麼…
 
…好遠。
第一次覺得回家的路途是如此遙遠。
 
如果可以快步跑回去的話,很快就到了。
但是跑的太急又會讓“妳”掉下去…
我不能跑…
 
拖著沉重的步伐,踏著雪,我只能慢慢地前行。
 
真的受不了了…
乾脆在這裡殺了“妳”省的麻煩…
 
這樣對近藤先生來說是最好的。
而且我也因此落的輕鬆…
 
但是,就這樣違抗土方先生的命令,回去又要挨罵…
我才不要為了“妳”被近藤師傅責罵…
 
雖然心不甘情不願,但依然安全地將“妳”給背回了屯所。
 
才剛到達,
土方先生一面脫下裝備,一面朝我喊道:
「關到最裡頭的空房去!」
 
「土方先生呢?」
「我接下來要去見近藤先生。」
 
「我也要去。」
「你給我看好人,別給逃了!」
 
「等等,土方先生,這種事情隨便交給其他的隊士…!」
但是土方先生才不理會我。
 
我也好想親自去給近藤師傅做報告。
但是今夜的事情…
下達命令的是土方先生。
斬殺羅剎的是齋藤君。
然後決定把“妳”帶回來的也是土方先生。
 
我到底做了些什麼?
 
我只不過是把可能給新選組,給近藤師傅帶來麻煩的“妳”…
給背回屯所罷了…
 
縱使百般不願意,遵照土方先生的話,
我拖著沉重的腳步來到空房。
 
其實隨便將“妳”丟在塌塌米上即可,
但我也跟土方先生一樣吃錯藥,居然還從櫃子裡幫拿出棉被。
 
我用腳踢開被子,將它鋪好。
最後才把“妳”放下…
 
突然,我怎麼感到肩上有股濕熱?
我的天啊!這不是口水嗎?
 
“妳”居然敢在我的肩膀上流口水?
在我這個新選組第一組組長沖田總司的肩上!
 
……搞什麼鬼啊!
 “妳”到底明不明白自己的立場?
 
也不想想“妳”隨時都要被我殺死,竟然能在我背上睡的這麼熟?
甚至給我流口水!
 
…看來不給“妳”一點顏色瞧瞧是不行的。
我要處罰膽敢流口水的這張嘴!
 
隨手抓了一旁的繩子,我緊緊地將“妳”的身子綑綁。
接著拿來白布…
「看我塞住“妳”的嘴!」
(唾液を流した口を塞いぢゃう!)
 
一邊小心翼翼地塞著,我輕聲道:
「可別給我咬下去喔…」
 
終於,我將“妳”的嘴巴給塞滿了。
“妳”似乎很痛苦,不斷地發出微弱地呻吟。
 
我對自己的傑作很滿意。
 
不過,被我這般對待之後,
“妳” 為什麼還可以睡的這麼熟?
 
真是個怪孩子……
 
折騰了一夜,
等明天的會議,決定“妳”的下場吧。
在那之前“妳”就安穩的睡吧…
 
我趴下身,朝“妳”的耳畔呢喃───
「祝妳有個好夢……」
 
替“妳”蓋上棉被,不發出一點聲音,
我悄悄地退出房去…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